羊城晚报:女足出局 当局要负该负的责任

  继国奥男足以后
,中国女足也99%无缘伦敦奥运了。

  这不出所料。在这次奥运预选赛中国女足的主场―――山东济南,女足主帅李霄鹏的家乡人民用开赛至今一向空空荡荡的看台,早就表明了立场和倾向。

  不克不及责怪球迷冷血,竞技体育的现实等于以成败论英雄;更别怪女足事业后继无人,世态人心是买涨不买跌,让各人都“足球兴亡,匹夫有责”,是滥责。

  也不必责备李霄鹏和他的队员。各人都尽力了,特别是主教练,昨日战前连“不行就上四先锋”的话都扔出来了,在赌命了。只是,这口吻让人平增“手无寸铁PK飞机大炮”的悲哀,却并不悲壮。PK最讲求气力和智慧,最不推崇赤膊上阵、同归于尽。更何况,中国女足羸弱得只剩下一张硬嘴。

  该问责的是体育总局及足管中心。它们存在的终极义务和价值,在于带出“来之能战,战之能胜”的铁军。可是,足篮排三大球不进则退了半个多世纪,往常竟以足球领衔、腐化到“斗谁比谁更烂”的地步。首当其罪者,体育政府也。

  可是,体育政府仍以“校园足球”为遁辞,将该负的责任推卸给全中国的孩子和他们的家长。任何运动,水涨船高、根深叶茂固然
没错,但把女足专业人口从几万人折腾剩几百人,难道不是体育政府玩忽职守的证明?原国足主帅戚务生曾在兵败后说:“我只负我该负的责任。”那时,所有人都以为这表态是找骂、不解恨,可是与往常的缩头乌龟们一比,大戚太有担当了。

  足球垮了,篮排球危如累卵,归根结柢是上至总局下到各省市体育局的“指挥棒”指歪了。体育官员真正醉心什么?是削尖脑袋、囤积资源争夺各奥运单项的参赛权。单项金牌,每夺一金等于一笔大写的政绩;三大球、群体项目百姓关切?这也算回事?!

  别再用“鸡与蛋谁先有”来混淆黑白、逃避责任,亡羊当前,体育政府应“只争朝夕,不须放屁”。 ・汪 晖・

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eastpatch.com